开头先骂媒体、在野党 吴茂昆请辞声明全文

2019-10-07 作者: 围观:899 29 评论
▲教育部长吴茂昆请辞,痛批特定媒体的不实指控,以及在野党极尽能事的羞辱,将他刻画成一个恶质的人。(资料图/记者戴祺修摄)

教育部长吴茂昆请辞获准,他在29日发出的声明中表示,特定媒体的不实指控,以及在野党极尽能事的羞辱,将他刻画成一个恶质的人,这些指控,已造成教育部工作同仁工作上不必要的困扰与负担,更使行政院团队受到伤害,因此决定请辞。他强调,自己不是为了「拔管」才接教长,他的立场及信念自始至终都一致,过程完全是对事不对人。

以下为吴茂昆声明全文:

各位亲爱的伙伴,我已于上周末向行政院口头请辞并获准了。

自107年4月17日我同意頼院长邀请,接任教育部长职务之后,特定媒体即开始扑天盖地且用不实的指控抹黑本人,在野党立委亦极尽能事的羞辱我,将我刻画成一个恶质的人。我这一生,无论在任何位置,都兢兢业业面对各项挑战,但从没遭受如过去一个多月来,对人格的严重汚蔑与羞辱。

我长期在研究单位,担任过大学教授、校长,也一直都在指导学生,因此,对于接任教育部长一职进而规划、实践教育理念,是我认为无论多困难都应该要全力以赴的工作。然而,从过去一个多月的发展来看,令我忧心的是,这些针对我个人的不实指控,已经造成教育部同仁工作上不必要的困扰与负担,更使行政院团队受到伤害,许多该做的事因而延宕。因此,几经思量,我决定此时以最高的道德标準,向頼院长请辞,并已获得赖院长的同意。

在此,我必须向教育部同仁表示由衷的感谢。虽然我们共事仅有短短一个多月的时间,即使面对在野党立委在立法院恶意且无理的挑衅,我们仍然顺利完成几项重要法案的审议。108课纲的审查,即使在某团体不分是非的莫名杯葛情况下,我们在其它课审委员牺牲假日开会的共同努力下,依然持续前进。我也希望,藉由我的离开,摒除掉外界无理的干扰,让部内同仁可以扩大脚步、向前迈进。

外界一直以我是因为要执行「拔管」才接任教育部长职务,事实不然!从愿意担任谘询小组成员到之后接任部长实际处理此事,我的立场及信念自始至终都一致。我认为,学术诚信是建构一所大学的基本原则,国立大学受全国纳税人委託,教育我们的年轻人成为具有全人人格及专业技能的国家栋樑。因此,尊重学术、维护学术自由、建立学术诚信是大学必须具备的基本準则。大学校长是学校的领航人,其遴聘的人选,当然且必须要接受较高道德标準的检视;这个过程完全是对事不对人。

至于有关我在2005年10月担任国科会主委时去中国开会的事,当时我是前往中国参加了两场国际性会议。行程之一是代表台湾到中国苏州参加国际学术会议(ICSU)。会议后再到杭州,参加由香港科技大学与浙江大学合办的国际学术高峰会议。当时是香港科技大学的校长朱经武先生,亦即我的老师,邀请我去参加。与会的都是国际一流的科学家,同时也身兼各自国家的科技政策负责人。除了朱经武院士及中国几位院士之外,包括物理诺贝尔奖得主Robert Laughlin (当时是韩国KAIST大学的校长),日本的北泽教授(Koichi Kitazawa是Japan Science and Technology 的President),担任美国空军科技研发办公室主任的Harold Weinstock,美国加州大学的Marvin Cohen,爱尔兰科学基金会的William Harris等国际重量级的科学家。

当年这两场国际会议的行程,事先都已向行政院提出申请,并循程序签办,而在行政院回函给国科会的公文中,对于香港科大在杭州所举行的国际会议并未准驳。由于该场会议在周六、周日举行,且出席者都是各国科技政策的负责人,因此,当时在朱经武校长当面力邀下,且考量出席会议可大幅增加台湾在科技领域发展的国际曝光度,我才决定转往杭州与会。

我们的年轻世代未来将要面对一个知识与科技快速变化的时代,许多现在惯用的科技及生活方式,不出几年,将面临极大的转变。做为师长,我们有责任贡献知识与所学,引导他们发掘问题、解决问题并建构出未来的蓝图,因此,我们的教育绝对不能因为意识形态对立而陷入泥沼,而是要回归真正的理性讨论与思辨。台湾做为世界上最值得骄傲的自由民主的国家之一,在政治上还有进步成长的空间;在教育上,我相信,我们愿意一同为了捍卫学术自由民主、教育下一代为社会公平正义的价值而努力,不管面临多大的困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