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商时报社论央行加上秃鹰,世界货币战争开打

2020-01-14 作者: 围观:494 29 评论
工商时报2日社论全文如下:

 一场没有硝烟味的世界大战已经悄然开打,使用的武器虽不立即致人死命,但最终之破坏性可能不亚于核子武器或生化武器的浩劫。这场战争的本质是货币战争,各国货币竞贬。战争的结局可以确定的是全球各国的所得与财富将大幅重分配,包括跨国间与各国境内的所得与财富都将重分配,进而造成更大的贫富差异。战争的範围,目前已经成为战区的地方,北至北欧的丹麦,南至东南亚的新加坡,西至欧元区各国与瑞士,东至东北亚的日本,还包括周围的各国,连南韩与台湾也被捲入这场货币战争。战争所使用的武器包括印钞票、调控汇率与利率等;参与战争的主角除了各国央行之外,更包括纵横全球金融市场的秃鹰:避险基金。各国央行操控的当然是自己国家的货币,秃鹰们则寻找机会狙击实施联繫汇率国家的货币。

 许多人都认为,欧洲央行在上月22日宣布欧版QE计画,是这场货币战争的第一枪。事实上早在上月15日,瑞士央行就宣布终止3年来固守的瑞士法郎兑欧元的汇率底线,同时宣布降息至负0.75%;瑞郎兑欧元汇价闻讯狂升30%,瑞士股市也应声重挫6.66%。丹麦央行于29日宣布调降利率至负0.5%,是十天内第三度降息,藉以捍卫丹麦克朗钉住欧元的固定汇率。由于欧版QE是3月1日以后才正式启动,相关各国例如瑞士和丹麦的行动,事实上是尚未受到欧版QE冲击就先发制人,甚至在欧洲央行宣布计画之前就开打,因而被讥为「看到影子就开枪」。

 与其说瑞士和丹麦看到影子就开枪,倒不如说这两国央行基于其本身的汇率政策,提早採行不同的策略操作。在瑞士方面,瑞士法郎兑欧元的汇率底线持续被央行维持在1.20瑞郎兑1欧元,由于欧元区经济长期低迷,欧元持续贬值,这个汇率底线显然已经不切实际,未来欧版QE启动,欧元贬值趋势更为确定,瑞士法郎已成为避险基金套利对作之标的,热钱大量流入,捍卫汇率底线的成本过高,因而放手让它一次升足,但升值将付出未来出口衰退的代价,难怪当天瑞士股市应声重挫6.66%。

 至于丹麦则仍持续与秃鹰对抗,丹麦央行总裁罗德曾说,他的工作是锁定7.4丹麦克朗兑1欧元,官定的丹麦克朗汇率波动区间为目标价位上下2.25%,但在实务面只允许上下1%的波动。为因应热钱大量流入,丹麦央行在1月22日之前的一个月里,已经卖出780亿丹麦克朗来阻升克朗,并且在29日第三度降息,利率甚至低至负0.5%,力求降低克朗的吸引力、阻挡外国资金加速流入,藉以捍卫丹麦克朗钉住欧元的固定汇率。

 在亚洲方面,新加坡金融管理局在28日出乎意料宣布新宽鬆货币政策,星元兑美元汇价应声大跌1.32%至1.3569星元,创2010年来新低。新加坡此举是基于通缩恶化及成长疲软,去年11月已开始陷入通缩困境,11月消费者物价比上年同期下跌0.3%,12月又跌0.2%,主因是房市疲软及油价下跌。过去三个月里,星元对美元共贬值近6%,是11种亚洲主要货币中贬幅第三大的货币,但星元对马元、欧元及日圆皆升值。因此,MAS促贬星元,一般认为到三月底时可能贬到1.4星元兑1美元。

 新加坡是今年开年以来全球第九个实施宽鬆货币政策的国家,其他国家还包含日本、加拿大、丹麦及印度等,预料马来西亚和泰国也因国内外需求疲软而须採取货币宽鬆政策。在汇率方面,南韩央行一再表示韩元对日圆升值过快,澳洲央行也表示未来政策将偏向贬值,加上新加坡阻升星元甚至促贬,亚洲的汇率战也已经悄然开打。至于新台币汇率近一年来对美元贬值约3.76%,只算是防御性的变动。

 除了各国央行基于总体经济考量,主动或被动加入这场货币大战之外,推波助澜的是金融市场的秃鹰:避险基金。看到连瑞士央行都弃守对欧元的汇率底线,许多避险基金已经虎视眈眈準备狙击其他汇率与美元或欧元固定连结的小国,目前的策略是放空沙乌地阿拉伯与阿拉伯联合大公国的货币,并做多丹麦克朗对欧元汇率。举例而言,古根汉伙伴投资公司全球投资长麦勒表示,準备放空阿联货币迪拉姆,儘管成功的机率仅10%左右,但亏损有限;如果奏效,估计能获利逾15亿美元,潜在的亏损风险仅3千万美元。

 欧版QE于3月1日正式启动前,各国央行与秃鹰们已经採取行动或积极布局,未来欧版QE正式实施,全球的货币战可能白热化展开。中国商务部上月29日警告,「欧版QE可能加剧各国竞贬货币的现象,进一步提高资金跨国界流动的不确定性。」看来这场无烟硝味的世界大战,得胜的国家以邻为壑,所得和财富提升,也提高国际间财富分配的不均度;秃鹰则帮富人混水摸鱼,成功后势将提升各国境内的贫富差距,不公不义情况的恶化,显然无可避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