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时报社论前朝弊案该查但不可清算

2019-12-03 作者: 围观:385 30 评论
中国时报22日社论--前朝弊案该查但不可清算,全文如下:

 台北市长柯文哲上任尚未足月,前砍马英九、后踢郝龙斌、左打赵藤雄、右击郭台铭,从忠孝西路公车专用道、小巨蛋、三创数位园区,一路推翻前朝的施政;另一方面,台中市长林佳龙,继上任隔天将BRT形容成「骗局」之后,又抛出「台湾塔暂缓执行」。

 从政治上言,封建时期改朝换代的新君主,都要显出前朝君主的无道,才能映衬自己「弔民伐罪」的正当性。现在是民主时代,政党轮替代表民心思变,新科市长「弔民伐罪」更理直气壮,上任的起手式,就是全面否定前任首长的政绩,对衬出自己的新思维、新作风与新政治。种种「萧规曹不随」的作为,就变成新官上任的共同火。

 从正向言,新人新政、展现魄力,社会都会支持,打贪击特、勿纵不法,民众也会拍掌叫好。特别是柯文哲市长上任后,力推的许多新政,虽然惹来不少争议尘埃,但大体上,柯市长勇于表达主张、敢于掀开锅盖、积极推动决策公开化、透明化的企图心,值得肯定。

 但我们必须说,近日的情况发展,已经令人忧心。我们必须要提醒并建议包括柯文哲市长在内的新科市长们。揭发弊案,国人欣见,但不能为了赢得揭发弊案的美誉,而把所有前任市长的建设,都先戴上图利的帽子,先罩上贪汙的疑云,这对前任者不公平,更将进一步的撕裂社会,让社会演变成财团对庶民、执政对在野,乃至于族群对族群的激化对立。就以柯市长最近火炮四射的争议为例,中间就有很多违反程序正义的错误示範。

 改弦更张并无不妥,但既然已是行政首长而非在野平民,新科市长们的一言一行动见观瞻,就算要侦弊,也要準于证据、依于规範,无论如何也应该要有「合理」、「合法」的手段。而柯文哲市长到目前为止,不论出发点为何,手段实有商榷之必要。

 首先,就算先假设远雄大巨蛋案、美河市案、松菸文创、台北秋叶原都有人谋不臧之处,作为民主国家的民选市长,应该要如何处理?首先,应该研究相关法律文件及当初决策过程,如果确有疑义,最适当的做法是,由司法来调查、裁判,而非由自己轻率定夺。柯市长并非司法机关,以首长之姿宣告远雄「无法无天」,不正是之前许多人,特别是民进党支持者常常挂在口中的「未审先判」吗?正确的作法其实简单至极,应是将订约程序中柯市长认为有「违法之虞」者,由政风单位移送检调侦办,而在司法裁判之前,可藉由验收审查机制层层把关。

 此外,柯市长对民间厂商说出「你再告,我每一案就优先查你」,也明显违反了行政法的「不当联结禁止原则」。政风单位查案的优先顺序,怎幺可以跟当事人在其他案件与行政机关的争议有关连呢?这已是公然宣示滥用行政权力!

 他又说,台北市政府不受财团要胁,确实,郭台铭在报纸头版刊登广告,话是说得太重了,但同样地,台北市政府也不可以要胁财团。就如同柯市长也同意的「财团是国家重要的工商力量」,用秋后算帐方式来对应,这不是台北市长应有之风範。

 这一段时间以来,我们看到柯市长打破框架,实验新政治文化的企图心与可能性,对这一点,我们持正向的态度,期待柯市长带来不一样的新气象。但这不代表柯市长可以打破体制、紊乱三权的分际,以违背体制的行政做为武器四方开火。

 民主政体的可贵处之一,就是它会透过任期制与竞争性的选举,让政权移转以和平而非暴力的方式进行。想要赢得政权的政治人物,只要透过选举,而无须透过流血的战争或清算斗争,这意谓输家要付出的代价较小,而且,输家未必是永远的输家,主政者任期届满,输家仍有机会捲土重来。失去政权的代价较小、重赢执政的可能性永远存在,这让民主政体的赢家比较不会採取极端的方式保卫政权,也让输家比较能够尊重选举结果,认输下野。这些都构成民主政治的安定因子。

 我们希望,包括柯市长在内的所有新科市长,乃至于2016年也许有机会重赢执政的民进党,要珍惜、珍视这一份民主政治的「和平元素」。查弊我们欣见,但不能以「入人于罪」的心态,无限上纲式的否定、质疑前任者的施政。一旦「清算」成为了所有新执政者的共同起手式,民主政体和平轮替政权的功能,也将会受到严重的斲丧。